推荐资讯

而她自己都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,明泽楷也能理解她的错句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6:05 浏览:
明灿把家里的地址留给服务员,买的东西实在太多,只好人家送货上门了。
 
    两个人离开孕婴店之后准备找个地方吃饭,莫名的,两个人都很沉默,有种莫名的感觉,好像他们两个刚才那疯狂的购物,是在瞎折腾一样。
 
    车停在一家餐厅门口,明灿问以沫,“你是怎么确定你怀孕的?”
 
    以沫其实刚才也在怀疑那个问题,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就是,就是,月事没来啊,然后我就上网查了一下,然后好多人的回答就是,怀孕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怀疑的打量着以沫,又问,“没有其他症状?”
 
    以沫点头,“有的,有的,吃饭没胃口,然后早上还特别嗜睡,刷牙的时候,还恶心想吐,我又查了一下怀孕症状,完全符合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听她这么说,觉得也是挺像,模糊的记忆里,他妈妈怀上妹妹的时候,基本就是这些症状。
 
    他问她,“那你现在最想吃什么?”
 
    以沫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摇头,“没有,我想先去趟医院。”
 
    明灿突然变得紧张,“怎么?你肚子不舒服啊?”
 
    以沫摇头,“不是,我是想去确定一下,是不是真的怀孕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说,“明天的吧,明天上午我们去。”
 
    “噢。”
 
    然后两人在一家中餐厅吃了水饺,以沫水饺没吃几个,倒是恨不得把那一小碟醋都喝光了。
 
    明灿看她这样子,基本已经非常确定,她肯定是怀孕了。
 
    刚好仲立夏打电话过来,是担心他们小两口还在闹别扭,这都快一个月不回家住了,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样?
 
    “沫沫,那臭小子对你好不好啊?他最近没欺负你吧?”
 
    以沫抬眼看着明灿,抿嘴笑着,“没有,他很好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在那边也是半信半疑,“要不,你们回来住吧,我也好监督着那臭小子。”
 
    以沫才只是笑了笑,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手机就被明灿个抢了过去,然后就听到他的亲妈在那边说着他的各种不好。
 
    “沫沫,那臭小子要是欺负你,你一定要告诉我,我觉得不会让他知道,是你告诉我的,我一定好好教训他,让他知道,老婆娶回家就是宠着的。”
 
    “沫沫,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仲立夏半天没听到以沫的动静。
 
    明灿这才懒洋洋的开口,“因为我觉得通话时间太长,辐射太大,所以就帮接了啊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在那边笑着,“就说啊,我一直都觉得,我儿子是世界上最好最优秀最完美的儿子。”
 
    明灿无语,“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强行辩解,“那你一定是听错了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明灿沉默,这样不讲理的老妈,天底下除了他爸,没有接受的了。
 
    本来是要挂电话的,仲立夏突然想到儿子刚才的话哪里有问题,“儿子,沫沫为什么会怕辐射呢,打个电话而已,难不成……臭小子你要有臭小子了?”
 
    明灿多么希望,他家的不是臭小子,不然真不知道他妈以后会不会为他改名叫老小子。
 
    “对,所以我现在要陪您儿媳妇吃饭了,挂了哈。”
 
    明灿挂了电话还关了机,不用想都知道他老妈现在在家里是怎样的疯狂。
 
    果然,仲立夏不顾一切的冲到了书房,对还在处理公事的明泽楷说,“赶紧的,赶紧的,立刻马上,陪我去儿子那边一趟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表示,他刚制好的表格,没保存呢,她就这样把电脑给他关了,什么时候她能遇到事情不这么着急忙活,最后被连累的都是他啊。
 
    明泽楷已经连生气就省略,不然早就被她气死了,“又怎么了?”
 
    仲立夏说,“我儿子怀孕了。”
 
    这一激动,话都说错了,而她自己都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,明泽楷也能理解她的错句,看来是以沫怀孕了。
 
    明泽楷提醒她,“过会儿还要去机场接闺女呢,你让司机送你过去,我过会儿去接闺女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回头看着不准备和她一起出发的老公,“闺女重要还是孙子重要?”
到我儿子怀孕了,我高兴不行啊,我总得去问问,已经几个月了,沫沫想吃什么,孕吐严不严重吧?”
 
    明泽楷看她要生气,就和她耐心的说,“这些你都在电话问就好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自己坐在沙发上生闷气,“那臭小子把手机关了,我要是能打通,我还用得着着急过去吗。”
 
    这完全可以理解啊,“你看吧,既然人家小两口想要清静清静,你这又打算兴师动众的大晚上跑过去,你这样容易造成沫沫孕期紧张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虽然很想立刻马上就去,但内心还是比较赞成明泽楷的说法,只好忍着明天在过去,哪怕她会失眠一整晚。
 
    明灿和以沫回家后,以沫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关机了,打开看发现还有电,就知道是刚才明灿哥关的机,真的很过分,一点儿都不理解做父母的心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