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明灿却是睡不着,那个医生一天不同意给韩真真捐献骨髓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6:01 浏览:
反正不知过来多长时间,都已经是晚上了,以沫腰酸背痛的想下床,而那个害的她浑身都疼的罪魁祸首,精神饱满,神采奕奕的从外面端着一份晚餐走了进来。
 
    他嘴角的笑,现在要多邪肆有多邪肆,可恶的很。
 
    以沫白他一眼,看了一眼他放在旁边矮几上的饭菜,赌气的说,“我才不要吃你做的饭,端走。”
 
    明灿轻描淡写的看她一眼,然后自己坐在了沙发上,拿起筷子,“那你别吃,我自己吃。”
 
    以沫差点没被他气的心肌梗塞,他就不能哄哄她啊。
 
    “混蛋明灿哥,你欺负我。”
 
    明灿笑看着她,还点了点头,“对啊,我就欺负你了,有本事你来打我啊,要不,你也欺负欺负我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坏人。
 
    明灿看她气的坐在床上,撅着小嘴,放下筷子走过去,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,还是抱她到了沙发那边坐下,先让她喝水再吃饭。
 
    以沫耍小脾气闹性子,“我要去床上吃。”
 
    明灿很有耐心,但说的话却是……“别,我是怕饭菜不小心弄到床上脏了,过会儿没法滚。”
 
    还滚?!他怎么不干脆要了她的命。
 
    以沫漂亮的眼睛对他怒目圆瞪,他笑着,还对他眨了个媚眼,要多妖孽有多妖孽。
 
    以沫赶紧自己端起碗来大口吃饭,从现在开始,她不要和他有任何交流,对,是任何的交流。
 
    眼神不需要,语言不需要,身体更不需要!
 
    明灿憋着笑,看把她给吓的,“你吃慢点儿,没人和你抢。”
 
    以沫现在是听到他的声音都毛骨悚然,吃的是什么基本没尝到味道,最快的时间吃完,放下碗筷,“我吃饱了,我要回家。”
 
    对,回家,回家其他家人都在,他就不敢如此放肆,她的小命也就能保住了。
 
    明灿像是没听到她的话,拿起她用过的筷子和没吃完的米饭碗,“你吃饱了?”
 
    以沫用力的点头,也不看他,“对,吃饱了,很饱。”
 
    明灿动起筷子开始吃她剩下的,沉哑的嗓音说出的话意味深长,“你饱了,我还饿着呢。”
 
    以沫盯着他吃饭的碗,那是她吃剩下的好不好,还有,这厮吃个剩饭要不要像吃个西餐似的如此优雅。
 
    “那饭是我吃剩下的。”以沫提醒他。
 
    明灿完全的不在乎,理所当然的说,“你我都吃干抹净了,还在意这是不是你吃剩下的饭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以沫哑口无言,对,说好的,不交流。
 
    以沫想要站起来,可怜她的小蛮腰啊,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他给折腾断了,好不容易才站直了身子,“我去外面客厅等你,你吃饱了,就一起回家吧。”
 
    要说这人要是坏,他怎么都坏,明知道她全身都像散架一样的疼,她刚才好不容易站起来了,他就这样一把又把她给拽下去了。
 
    以沫哀怨的看着还在细嚼慢咽的他,真想动手掐死他,但她心里很清楚,这个时候就算只是想想,也太自不量力了,她现在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,任由他宰割。
 
    他说,“这就是我们的家,你还想去哪个家啊?”
 
    以沫不想说话,因为她明白,无论说什么,也是他说了算。
 
    明灿看她小可怜似的窝在沙发角落里,小野猫也有服软的时候,看来以后想要她老老实实的乖乖听话,这一招是绝招。
 
    他不禁笑出声来,蜷缩在角落的以沫嘤嘤的嘟囔,“明灿哥,你不准笑我。”
 
    明灿大手宠溺的摸摸他的脑袋,嗓音浑厚温柔,“是不是困了?”
 
    她一动不动,乖得不得了,“嗯。”
 
    明灿抱她上床,以沫一双水灵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“不准再欺负我了。”
 
    他低头在她娇嫩的唇上用力吸了一口,结果她吓得睁着大眼睛,想反抗又没力气。
 
    他笑了,“好了,乖乖睡觉,我把碗筷收拾好就过来陪你。”
 
    以沫对他调皮的申请,“要不,你别过来陪我了呗。”
 
    明灿可不答应,“不行。”
 
    哎呀,她的小蛮腰啊。
 
    夜深,她温顺的像只乖乖的小猫咪赖在他怀里酣然入睡,明灿却是睡不着,那个医生一天不同意给韩真真捐献骨髓,韩真真的病情就会越加严重。
 
    他不知道方涛是不是已经同意?不然依照以沫的性格,是不可能不答应方涛的要求。
 
    他低头在她发顶深深的吻了一下,多希望他们两人之间不要再出现考验他们爱情的障碍,他想就这样,和她好好的,一直走下去。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明灿问方涛。
 
    方涛清冷一笑,“我是医生,待在医院里很奇怪吗?”
 
    明灿轻描淡写的上下打量他一圈,“你穿的是病号服。”
 
    方涛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,“对啊,因为我白大褂脏了,就换了这个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看来他是不打算说实话。
 
    明灿离开的时候,很真诚的说了一句,“谢谢。”
 
    方涛淡漠的回了一句,“不客气。”因为他这么做,完全和他明灿没有任何关系。
 
    ……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