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我一点儿都不生,我是心甘情愿的想要和你在一起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6:02 浏览:
明灿回家后目光一直都锁在以沫身上,一刻都不离开,以沫实在被他看的别扭,就问他,“我身上是长出花来了吗?还是我原形毕露,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至于你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盯着我看吗?”
 
    明灿看不明白也想不通的是,她是怎么忍住不告诉他的,他天天因为韩真真的事情吃不好睡不好,她是没看到吗?
 
    “常以沫,最毒妇人心,这句话用在你身上非常合适。”
 
    以沫无语,他上来就是这么一句,她是对他又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错事,让他给她一个这么高的评价。
 
    “我怎么你了?”以沫无知的问他。
 
    明灿也不拐弯抹角,“你早就知道那个医生已经同意捐献骨髓给韩真真了是不是?”
 
    以沫看着他,原来是这件事情啊。
 
    一点儿都没觉得自己有错,“你不是也没问过我啊,我又不是故意瞒着你的,我以为你也知道呢,再说了,你不是很严肃的警告过我,让我在你面前不准提方医生的任何事情吗?上次我买了个盘子是方形的,你还不让我用呢。”
 
    听她说的头头是道,明灿算是明白,她就是故意不告诉他,天天看他着急上火的。
 
    以沫看他只生气不说话,就说,“这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啊?我可以答应方医生不会告诉你的,那这事也不算是我主动告诉你的,我不算失约。”
 
    明灿瞪着她,“你和那个医生约定,捐献骨髓的事情不告诉我,你说,你和他还有什么约定?”
 
    又生气了,以沫就不明白,他一大男人,怎么这么爱吃醋,哎,真是烦恼啊,一定是因为他太爱她了。
 
    以沫心里沾沾自喜着,就和他说,“都说了是我和方医生的约定,怎么能告诉你呢。”
 
    明灿看着故意惹他生气的以沫,眉目邪肆一挑,“明天你还想不想下床了?”
 
    他……这……赤果果的威胁!不过在那件事情上,她一个手下败将,还真不敢在他面前太嘚瑟。
 
    小嘴不服气的一撅,“没有了,就那件事情没告诉你,那天我和方医生见面的时候,我就知道他已经开始配合修养身体,就是故意不告诉你的,谁让你都不在乎我的,我就要看看,最后你会不会为了救韩梅梅的妹妹,求我去和方医生在一起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明灿看着她,想要生气,对她却又生不出气来,她把他当成什么人了,他就从没那样想过。
 
    他沉声问她,“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?”
 
    以沫努嘴,今天是什么日子啊,非要让她把所有的小秘密都说出来,他那一双火眼金睛盯着她,她都不敢说谎的,说谎肯定被他看穿。
 
    就低着头小声的说,“我说了,你可不能生气啊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他刚才本来是随口问问,没想到这丫头还真的有事情瞒着他,还很是让他刮目相看,长本事了。
 
    “先说!”他面无表情的沉声命令。
 
    以沫胆怯的抬眸看着他,在和他锐利的目光对视三秒之后,就赶紧的收回视线,真是的,他那眼神完全能把她看穿看透。
 
    低着头像是准备承认错误的孩子,两只手不安的互掐着,“就是那个,结婚证,是我给你下的套,我觉得没有证就没有安全感,那天我都是在欲擒故纵,其实是非常期待你上当,和我把结婚证领了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抿嘴偷笑一下,心情很好,但面上却很严肃,“还有呢?”
 
  她的小心事,完全就不像是没有秘密的样子,不坦然还心虚。
 
    他认真的看着她,对她微微一笑,“结婚的事情,我一点儿都不生气,我是心甘情愿的想要和你在一起,从始至终,就算那天你不提领结婚证的事情,我一样会绑你去领证结婚的。”
 
    以沫半信半疑的看着他,“真的?”
 
    明灿宠溺的抬手勾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,“笨蛋,当然是真的,你都不知道,那天我有多怕你会为了救韩真真,答应那个医生的条件。”
 
    以沫相信他了,也的确,这段时间他对她的好,她是亲身感受的。
 
    但是……那个韩真真,还有她的家人,会原谅他们吗?
 
    她傻傻的问他,“那如果韩真真健康出院了,你会不会答应她的家人,娶她啊?”
 
    明灿眉心一皱,他是不是太忽略她的心里想法了,她竟然能脑洞大开,想出这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 
    他看着她,“你这脑袋都想什么呢你,再说,他们家人要是逼我娶韩真真,我就娶了啊,我是那种任由人摆布的人吗?”
 
    以沫低着头小声叽咕着,“领结婚证那事,其实即使你被我摆布了。”
 
    他霸道的捧起她的脸,很认真专注的对她说,“那是因为,我愿意,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 
    吼吼,她家老公这情话说的也是给打满分的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