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他还是很不希望她怀孕的,毕竟韩真真的治疗结果不知如何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6:03 浏览:
以沫笑眯眯的看着明灿,小声的和他说,“其实我的耳朵,就是在那天离开时,昆明机场受伤的,而那个撞了我的人,是韩梅梅的妈妈。”
 
    明灿眉心拧紧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 
    以沫说,“就是那天去医院看韩真真的时候,现在想起来,那天我走的时候,就是韩梅梅父母在知道女儿出事,着急赶往昆明的时候。”
 
    明灿看着以沫,将她拥入怀里,那一天她也经历着生死考验,还好她没事,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如何生活下去。
 
    以沫接着和他说,“方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,如果不是他,就没有我了,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韩梅梅出事,我走的时候特别伤心,我还发誓再也不理你,当时只觉得耳朵很疼,飞机起飞的时候我就开始受不了,耳朵快要爆炸一样的感觉,一直到鲜血从耳朵里往外流,我才知道,当时那根竹签扎伤了我的耳膜。”
 
    明灿搂着她的手紧了紧,“那个医生和你坐的是同一班飞机?”
 
    以沫点头,“嗯,就坐我旁边,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却无以为报,还拒绝了他,你说想我这种不懂知恩图报的人,会不会遭报应啊?”
 
    明灿搂紧她,嗓音浑厚低沉,“当然会,你的报应就是永远留在我身边。”
 
    以沫抬头看他,还故意说,“那我的确够惨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低头在她吹弹可破的唇上亲了一下,“小坏蛋。”
 
    以沫幸福甜蜜的看着他,其实现在的他们就很幸福,她傻乎乎的问他,“那是不是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不会不要我了?”
 
    明灿想了想,“那份婚前协议你是没看吧?”
 
    以沫摇头,“没有啊,我怎么不知道还有那个东西。”
 
    明灿,“那我要是知道你不知道,我就不告诉你了,那份协议上写着,如果离婚,我净身出户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。”
 
    对她这么好,瞬间觉得好有诱惑力,这要是把他惹怒了,他一气之下和她离婚了,那她不是就变成超级富婆了。
 
    以沫迫不及待的问他,“那你什么时候和我离婚啊?突然发现只要甩了你,我就可以超有钱了哎。”
 
    明灿对她宠溺的翻了个大白眼,“你缺钱啊。”
 
    那倒是不缺,就是有种他要是和她离了婚,她就一下中了超级大乐透的感觉。
 
    明灿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“不过那份协议后面还有个备注。”
 
    以沫看着他,就知道没有那么好的事情,原来还有附加条件,“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的所以一切是你的,但你,必须是我的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呵呵,有什么区别吗?全都是他的套路啊,“明灿哥,我常以沫这辈子走的最多的路,就是你的套路。”
 
    明灿一手捏着她一只小耳朵,深情的凝着她,“怎么?你不愿意啊?”
 
    她哪敢说不愿意啊,“愿意,非常愿意。”
 
    他低头用力的亲了她一下,算是对她答案非常满意的奖励,结果,两情相悦的吻,吻着吻着他就特别容易心猿意马,然后,就很容易情不自禁的动手动脚。
 
    以沫腰间显示感觉到一阵清冷的微风,之后是他灼热的大手,吼吼,这可不行。
 
    她小手赶紧的抓住他的大手,另一只手抵在他结实的胸口,想要推开他,而他可能以为她是在欲擒故纵,就变得更加……火热。
 
    以沫好不容易找到说话的机会,“不行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坏坏的在她纤细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下,发出的声音磁哑低沉,“怎么就不行。”
 
    以沫这才慌慌张张的说,“我,那个,我好像怀孕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所有的动作在那一瞬间戛然而止,他起身,一瞬不瞬的凝着还因为刚才他的亲密而脸红的以沫。
 
    以沫对他面无表情的凝重反应虽然能接受,但心里也不禁难受,他还是很不希望她怀孕的,毕竟,韩真真的治疗结果不知如何,还有韩梅梅冰冻的卵子……
 
    他发出的声音很沉,对她刚才说的话还有些难以置信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 
    以沫咬唇,知道他是听到了,只是不想要接受罢了,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阶段,回避也是不可能的,况且她已经决定,如果真的怀孕了,她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,必须生下来,哪怕他不喜欢,需要她自己养大。
 
    以沫固执的看着他,“我好像怀孕了,不管你想不想要这个孩子,我都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我自己养大。”
 
    明灿不禁无可奈何的笑了,她小脑袋瓜子里面天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估计现在在心里也暗自骂他没良心了吧。
 
    以沫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她没看出他有多高兴,不过……“你本来就是坏人。”不是她把他当成坏人。
 
    要知道,如果不是因为她有孕在身,现在某人已经可怜的被他就地正法了。
 
    两个人因为一下子觉得快要升级做父母,这强大的责任感来的猝不及防,放下所有事情,就去孕婴店买了好多东西。
 
    在选择一本关于胎教的书时,上面有男孩子和女孩子选择不一样的胎教,明灿就突然问了以沫一句,“我们家是儿子还是女儿啊?”
 
    以沫还一本正经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啊,你说,万一是双胞胎怎么办?我们刚才买的好多东西都是一人份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直接叫来服务员,“刚才我们选的东西,都再来一份一模一样的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。”
 
    这对小爸妈,是不是有点儿太着急了啊。
相关阅读